珍罕彩鑽

自然奇跡

珍罕彩鑽是世上最瑰麗珍稀的寶石之一,展現迷人的魅力,以獨一無二的嫵媚優雅氣息令人眼前一亮。格拉夫曾經處理無數極具歷史意義的珍罕彩鑽,並不斷運用專業慧眼,用心設計精美絕倫的珍罕彩鑽珠寶,歌頌其神秘醉人的美麗。

A pear shape pink diamond from Graff

極致珍稀

粉紅鑽和藍鑽極為罕有,世上現存色澤鮮明的彩鑽寥寥可數,能有幸擁有這些珍稀瑰寶的絕對稱得上是真正的頂級鑽石鑒賞家。
rough stone of a pink diamond from Graff

完美粉紅

粉紅鑽是浪漫愛情的極致象徵,因此格拉夫不斷尋找色澤艷麗、難得一見的頂級粉紅瑰寶,雕琢展現其醉人色澤的動人珠寶。

The Graff Lesotho Pink diamond ring

梨形粉紅鑽戒指

「The Graff Lesotho Pink」鑽石

於2019年在非洲萊索托被發現的珍罕13.33克拉粉紅鑽「The Graff Lesotho Pink」鑽石,是勞倫斯‧格拉夫遇過色澤最艷麗的粉紅鑽原石。格拉夫從原石切割出一顆5.63克拉梨形艷彩紫粉紅鑽,色澤絢麗飽滿,展現令人炫目的色彩和深度,是格拉夫頂尖工匠用心雕琢的珠寶藝術結晶。


5.63克拉梨形艷彩紫粉紅鑽戒指(6.71克拉)

「這是我遇過色澤最艷麗的粉紅鑽原石,是極為珍罕的瑰寶。」

- 勞倫斯‧格拉夫


A Graff multicoloured diamond high jewellery watch

完美映襯

拼集鑽石和寶石是一門藝術,為了達至完美平衡,格拉夫的設計師以璀璨白鑽襯托彩色寶石的非凡色調和獨特美態。
a Graff pink and white diamond high jewellery brooch

粉紅鑽和白鑽胸針

簡而不凡

這枚花形胸針鑲嵌近20克拉令人目眩的粉紅鑽,與頂級白鑽形成悅目對比,並交織成層次立體的閃爍花瓣,以瑰麗設計頌揚粉紅鑽的珍罕美態。

粉紅鑽和白鑽胸針(64.83克拉)

Close up of a Graff craftsman setting a pink and white diamond high jewellery brooch

珍稀瑰寶

格拉夫以300顆粉紅鑽鑲嵌成一件珠寶,成為珠寶史上的一大壯舉。多年來,格拉夫家族不斷尋找絕美彩鑽,成就璀璨動人的稀世珍寶。我們設計媲美藝術傑作的獨特珠寶,頌揚大自然非凡瑰寶的超然美態。

a Graff multi-coloured diamond high jewellery brooch

絢麗色彩

格拉夫偶爾會利用來自同一鑽礦的同一批彩鑽,鑲嵌成一件瑰麗珠寶。這些珍稀臻品鑲嵌不同顏色的彩鑽,色彩動人,光芒四綻,教鑽石鑑賞家愛不釋手。

「我們所做的,都深受世上最珍罕的美鑽啟發。

- 勞倫斯‧格拉夫


彩鑽傳奇

我們所做的,都深受世上最珍罕的美鑽啟發。

1984

The Imperial Blue

格拉夫在1984年買下重達39.31克拉的「The Imperial Blue」,成為世上最大的無瑕彩藍鑽。 清麗的藍調在梨形切割的映襯下更見深邃,彰顯獨一無二的美態,使這顆美鑽成為畢生難求的臻品。
The Graff Pink famous pink diamond

2010

The Graff Pink

勞倫斯‧格拉夫於拍賣會上投得一顆罕有的24.78克拉祖母綠形切割濃彩粉紅鑽,這顆美鑽60多年來從未曾公開拍賣,極具潛力。經過美國寶石學院(GIA)的專家鑑定後,這顆粉紅鑽更有潛質評為無瑕級別。格拉夫的切割大師隨即肩負重任,重新打磨寶石。首先,工匠把貼近鑽石表面的25處內含物仔細地磨走,然後把鑽石的色澤濃度提高至最高等級。工藝精湛的資深工匠最終不負眾望,成功打磨出珍罕難求的23.88克拉內無瑕艷彩粉紅鑽「The Graff Pink」,成為又一傳奇名鑽。

The Wittlesbach-Graff famous blue diamond

2009

The Wittlesbach-Graff

重31.06克拉的「The Wittelsbach-Graff」藍鑽與「希望之鑽」同樣出自戈爾康達礦場,色澤深邃,重量更是前未見。這顆藍鑽與皇室的關係密切,曾由各個朝代的歐洲君王擁有。後來勞倫斯‧格拉夫買下這顆鑽石,並大膽決定重新打磨,修飾表面的瑕疵,並提升色澤,致力雕琢出史上最大顆的內無瑕天然深彩藍鑽。


傳奇名鑽

探索傳奇名鑽背後的精彩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