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鑽珠寶

絢麗黃鑽

黃鑽帶有豐盛的寓意,明亮深邃的色彩猶如燦爛的陽光,讓人感到無比愉悅。格拉夫是純美黃鑽的代名詞,曾經處理無數珍罕貴重的黃鑽珠寶。每一家格拉夫珠寶店也呈獻令人驚豔的黃鑽珠寶,把代表幸福與喜悅的色彩帶到世界每個角落。

祖母綠形切割黃鑽和白鑽戒指

色彩盛宴

金光璀璨的祖母綠形切割艷彩黃鑽,綻放令人眼前一亮的鮮明魅力,在心形白鑽的映襯下,俐落優雅的主石更顯脫俗不凡。

20.05克拉祖母綠形切割艷彩黃鑽戒指(22.07克拉)

Inspired by Twombly黃鑽和白鑽項鏈

珍罕色澤

Inspired by Twombly項鏈以特別切割的白鑽組成精緻的繩結,把目光引領至重達56克拉的雷地恩形切割濃彩黃鑽主石,金光悅目的色澤難得一見,配上大膽新穎的設計,展現黃鑽與別不同的魅力。


56.10克拉濃彩黃鑽和白鑽項鏈(86.69克拉)

「我們用心守護世上無數最為人稱頌的絕美黃鑽。」

- 勞倫斯‧格拉夫

黃鑽和白鑽耳環

藝術奇珍

梨形鑽石閃爍交織出精緻複雜的設計,成就光芒懾人的抽象風格鑽石耳環。兩顆可以拆下的彩黃鑽分別重11.55和11.51克拉,為耳環添上一抹艷麗色彩。

黃鑽和白鑽耳環(41.03克拉)

黃鑽和白鑽手

立體生動

重逾95克拉的多形切割白鑽和黃鑽,細緻交織成令人目炫的手鏈。鑽石看似隨意鑲嵌,但其實每一顆的位置也經過深思熟慮,配上格拉夫獨有的隱藏式鑲嵌設計,讓寶石成為耀目焦點,同時印證格拉夫無出其右的設計巧思與工藝。

黃鑽和白鑽手鏈(鑽石共重95.78克拉)

黃鑽和白鑽項鏈

匠心雕琢

格拉夫的工匠大師擅長運用對比,以最亮麗的白鑽突顯黃鑽令人屏息的絢麗金光。這條美態懾人的高級珠寶項鏈鑲嵌近100克拉彩黃鑽和白鑽,把如陽光耀眼的金光與純白鑽光完美結合。

黃鑽和白鑽項鏈 (97.86克拉)

完美輪廓

每一枚格拉夫黃鑽珠寶也花耗多個小時才能完成,凝聚工匠的無比熱誠、超卓工藝與專業知識。從令人驚豔的立體設計,以至簡約優雅的脫俗珍品,每一枚黃鑽珠寶也值得珍藏。

「鑽石擁有極致的美態,為你帶來無比的快樂,它的故事亦能觸動心靈。」

- 勞倫斯‧格拉夫


黃鑽之魅

格拉夫曾經邂逅四顆無與倫比的臻美黃鑽,每一顆也締造名鑽歷史。

2017

The Peace Diamond

格拉夫在2017年買下重達709克拉的「Peace Diamond」,這是塞拉里昂發現的第二大鑽石原石,將會在不久的將來展示潛藏的魅力。預料這顆原石能切割出一顆稀世美鑽,使格拉夫的黃鑽傳奇更加精彩。

2015

The Golden Empress

格拉夫在2015年呈獻的「Golden Empress」散發尊貴的金黃色調,來自萊索托發現的一塊299克拉原石。 這塊原石同時也切割出八顆各具美態的黃鑽。 這顆枕形切割濃彩黃鑽重達132.55克拉,其醉人色澤令人一見難忘。

2010

德拉里日出之石

「德拉里日出之石」以一顆在南非開采的極罕有221.81克拉八面形原石切割而成,重達118.08克拉,並經美國寶石學會證明為世上最巨型的正方形祖母綠形切割艷彩黃鑽。

1974

The Star of Bombay

格拉夫在1974年買下的「The Star of Bombay」重達47.39克拉,為品牌開啟了傳奇名鑽的輝煌歷史。 由莫臥兒帝國起,戈爾康達王國的戈爾康達鑽礦(現位於印度的海德拉巴)便開採出不少極具歷史價值的珍貴美鑽,而當中不少也落入勞倫斯‧格拉夫的手中。 他向一位代表一個印度貴族家庭的歐洲商人買下「The Star of Bombay」,後來更表示:「鑽石採用祖母綠形切割,大概曾鑲嵌在大君的皇服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