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钻高级珠宝

绚丽黄钻

黄钻带有丰盛的寓意,明亮深邃的色彩犹如灿烂的阳光,让人感到无比愉悦。格拉夫是纯美黄钻的代名词,曾经处理无数珍罕贵重的黄钻珠宝。每一家格拉夫珠宝店也呈献令人惊艳的黄钻珠宝,把代表幸福与喜悦的色彩带到世界每个角落。

祖母绿形切割黄钻和白钻戒指

色彩盛宴

金光璀璨的祖母绿形切割艳彩黄钻,绽放令人眼前一亮的鲜明魅力,在心形白钻的映衬下,俐落优雅的主石更显脱俗不凡。

20.05克拉祖母绿形切割艳彩黄钻戒指(22.07克拉)

黄钻和白钻项链

臻美色彩

灵动慑人的项链以特别切割的白钻交织成立体的花结,每一颗也悉心镶嵌,把目光引领至瑰丽迷人的56克拉雷地恩形切割浓彩黄钻。耀眼纯美的色彩难得一见,在大胆设计的映衬下展现非凡美态。

56.10克拉浓彩黄钻和白钻项链(86.69克拉)

“我们用心守护世上無數为人称颂的绝美黄钻。”

- 劳伦斯‧格拉夫


黄钻和白钻耳环

艺术奇珍

梨形钻石闪烁交织出精致复杂的设计,成就光芒慑人的抽象风格钻石耳环。两颗可以拆下的彩黄钻分别重11.55和11.51克拉,在耳际间绽放艳丽色彩。

黄钻和白钻耳环(41.03克拉)

黄钻和白钻手链

立体生动

祖母绿形切割钻石手链的每颗黄钻和白钻,也经过精挑细选,确保大小和比例一致,务求展现祖母绿形切割棱角分明的流丽美态。色泽如出一辙的精致美钻共重逾83克拉,勾勒出柔美的线条,在腕间闪烁生辉。

黄钻和白钻手链(83.29克拉)

黄钻和白钻项链

匠心雕琢

这条色彩动人的项链汇聚近90克拉圆钻,每一颗也由格拉夫仔细配对,确保完美相衬。黄钻与白钻的对比悦目,而经典夺目的双行设计则展现对称美感,使项链优雅地紧贴锁骨,展现令人心动的流丽美态。

黄钻和白钻项链(89.99克拉)

完美轮廓

自创立格拉夫以来,劳伦斯‧格拉夫也对黄钻的美态深感着迷。从1974年的“Star of Bombay”开始,他便孜孜追求完美的黄钻,使格拉夫成为顶级纯美黄钻的象征。多年来,品牌曾遇上多颗传奇黄钻,至今依然致力雕琢匠心独运的珠宝,彻底展现这些自然瑰宝的非凡魅力。

“钻石拥有极致的美态,为你带来无比的快乐,它的故事亦能触动心灵。”

- 劳伦斯‧格拉夫


黄钻之魅

格拉夫曾经邂逅四颗无与伦比的臻美黄钻,每一颗也缔造名钻历史。

2017

The Peace Diamond

格拉夫在2017年买下重达709克拉的“Peace Diamond”,这是塞拉里昂发现的第二大钻石原石,将会在不久的将来展示潜藏的魅力。预料这颗原石能切割出一颗稀世美钻,使格拉夫的黄钻传奇更加精彩。

2015

The Golden Empress

格拉夫在2015年呈献的“Golden Empress”散发尊贵的金黄色调,来自莱索托发现的一块299克拉原石。这块原石同时也切割出八颗各具美态的黄钻。这颗枕形切割浓彩黄钻重达132.55克拉,其醉人色泽令人一见难忘。

2010

德拉里日出之石

“德拉里日出之石”以一颗在南非开采的极罕有221.81克拉八面形原石切割而成,重达118.08克拉,并经美国宝石学会证明为世上最巨型的正方形祖母绿形切割艳彩黄钻。

1974

The Star of Bombay

格拉夫在1974年买下的“The Star of Bombay”重达47.39克拉,为品牌开启了传奇名钻的辉煌历史。由莫卧儿帝国起,戈尔康达王国的戈尔康达钻矿(现位于印度的海德拉巴)便开采出不少极具历史价值的珍贵美钻,而当中不少也落入劳伦斯‧格拉夫的手中。他向一位代表一个印度贵族家庭的欧洲商人买下“The Star of Bombay”,后来更表示:“钻石采用祖母绿形切割,大概曾镶嵌在大君的皇服上。”